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熱點新聞 > 情感生活 > 正文
用潤滑油進入九歲天驕 雷叔叔上九歲小天驕 變裝合集九歲小天嬌
更新時間:2019-08-19 08:51:06  點擊次數:

   篇一:用潤滑油進入九歲天驕 雷叔叔上九歲小天驕 變裝合集九歲小天嬌

  厚重的遮光窗簾擋住了全部的日光,屋里一片漆黑,酒瓶煙把四散。

  向生坐在地上,身邊是散亂的紙稿,跟半瓶沒喝完的青島。

  門鎖響了,光亮穿過大門透入。編輯穿著工整,金絲鏡片微微透著反光。他居高臨下的凝視著向生:

  “你這不是趕稿,是要死。”

  向生點頭。

  “死有什么不好,連大哲人亞里士多德都說‘活著的人必然有一天他將死亡’,晚死不過是多受一天罪,現在死了至少你也不需要站在這里催我。”

  編輯并不搭理他這套:

  “你以為死了就可以逃脫了嗎?讀者等著看,你從地府爬回來也要給我寫完。”

  編輯撿起一沓手稿,略略翻過。

  “這年頭還寫手稿的人真是不多了。”

  向生云淡風輕,抓起沒喝完的半瓶青島:“這說明我與眾不同。”

  編輯瞥了他一眼:

  “是,這位爺,明天有個采訪,你記得把自己收拾的像個人樣。”

  向生扔了東西躺到地上,他閉著眼,面色安然,眉宇卻透著一股無限蔓延的厭煩。

  良久,向生平靜的回答:“知道了,你走吧。”

  編輯將地上的手稿整理到一起,毫無眷戀的離開。

  房間再次被黑暗侵蝕籠罩。

  向生一直閉著眼,不知過了多久,窗戶被推開,一只黑貓跳進屋里。

  “你來了。”

  黑貓站姿優雅,像夜間舞會的貓女郎,唯有一雙瞳透亮如琥珀,在黑暗中閃爍著幽暗銳利的綠光。

  黑貓是只公貓。

  它開口了。

  “你還活著啊。”

  向生未睜眼,只插科打諢道:“我編輯剛剛跟我說了,讀者想看,我死了也要從地府爬回來先寫完。爬回來太累了,干脆就不死了。”

  黑貓沒有搭理他。

  它一直盯著他。

  “你想通了嗎。”

  向生終于睜開眼。

  “想通?孔圣人說‘不知生,焉知死’。那我便是‘不曾愛,焉知愛’。讀者渴望透過我的文字去窺視‘世間真愛’,他們以我的話為名言,閉眼塞耳盲目信任我編造的故事,以為那就是‘世間真愛’的真實模樣。我迎合他們來寫‘愛’,又如何想通‘愛’?”

  黑貓悄無聲息的在窗沿上走了幾步:“你該出去走走。”

  向生不置可否:“我明天有個采訪,要走出去。”

  向生看向黑貓的目光突然變得犀利。

  “你走了兩千年,走過山川略過大海,你想通了嗎?”

  黑貓的聲音在黑暗中透著一股冰涼:“我沒想通,但我卻知愛不該被定義。愛可以是山、可以是川,可以是花、可以是樹。我愛你不是我愛你,是我愛你。”

  向生的目光仿若審判者監察世人的罪行,犀利又涼薄。

  良久。

  “我不明白”

  黑貓慢慢退出。

  “你該明白的。”

  向生衣著光鮮,微笑得體。與在家時不同,像極了高貴的上流人士。

  諸多記者舉著相機話筒奮力向前擠,只為拿到最一手的情報。

  一位女記者終于贏得了機會:“向先生,您這次的故事聽說有原型,能跟我們講講嗎。”

  向生微笑著看向她:“是一只黑貓,它活了很久,建國之前成精,會說話,雖然說的莫名其妙,但像個哲學家。它存在于所有地方,也存在于這里。”

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,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,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,請郵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,歡迎監督。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| 版權投訴 | 聯系我們 | 公益活動 | 網站導航
Copyright @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空间宝藏电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