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熱點新聞 > 情感生活 > 正文
嬸說晚上讓你玩個夠 嬸嬸今晚你是我的
更新時間:2018-05-05 08:16:18  點擊次數:

 嬸說晚上讓你玩個夠 嬸嬸今晚你是我的

嬸說晚上讓你玩個夠 嬸嬸今晚你是我的

  秋色朦朧,月影婆娑。間或在云中穿行的中秋月兒,不曾歇腳的樣子,倒像個行色匆匆、趕路回家的游子;沉甸甸的步子載滿了幾多鄉愁……

  “噫,兒子來了。沒有吃了吧?趕緊做趕緊做。”無論半晌還是下午;不管清晨還是夜晚,你后腳還沒邁進家門,就能聽到嬸那張羅著要給你做飯的磁鐵般的笑聲。能吃上飯,是天大的事,間或和那個兀兀窮年的歲月有關。

  中秋節前夕我回家看嬸。前腳剛伸進家門,撲面而來的,依然是那熟悉執著、蘊籍著不僅僅是給你做飯、更多的是,般比中秋圓月一樣圓圓滿滿的舐犢之情。

  五十多年前的童年,早已若天邊遠逝的云靄,掬憶成泥,馨秋裊遠。但我跟著嬸長大的歲月卻依然婉孌如初,猶如涓涓溪水在夢中的阡陌之間、畛畦之上汩汩流淌、倚徙徜徉。在我孩提黃口、十歲不愁的時光中,依稀繾綣著和奶奶、三叔嬸一起生活、不曾褪色的斑駁影子。

  年輕時的嬸有著兩條很長很長的辮子和很高很高的個子;澄澈的眼神浸滿了慈愛。不卑不亢、和藹可親。孩提的懵懂,分不請稱謂上的母親和嬸有什么區別;黃口的漫漶,弄不明現實中的嬸和母親有什么不同。朝夕相處、使然天性。嬸就是家,嬸就是媽。

  嬸說我是甩不掉的黏黏膠。一天到晚我和嬸形影不分、跬步不離。家門口的胡同里有個幼兒園,每天早晨、都能看見鄰居的大人手牽著我的小玩伴去上學。空蕩蕩的院子只留下我和玩具。奶奶問我:也送你到幼兒園玩吧?不去!奶奶再問為啥?我眄視著一雙小眼睛,一臉的稚氣和不屑:哼!嬸不去我也不去。后來,我不聽話的時候,奶奶總拿送幼兒園的話嚇唬我。我和三叔嬸,去離我們家較遠的《解放電影院》看電影,去的時候嬸背著、回來的時候我爬在三叔的背上睡著了。

  半路醒來、我哭鬧著還要嬸背、不然不走。直到三叔妥協。和現在的“粉絲”相比我更鐵桿更誠篤。家務只能嬸做,其他人不能插手。如果不是嬸打掃的垃圾、我會果斷的用笤帚撥拉開,得讓嬸再掃才罷。借以表達我對嬸的愛戴;好不容易吃頓餃子,如果不是嬸親手所包、再饞我也不吃,假以說明我的堅定。等我五六歲的樣子、遇到一些給奶奶治哮喘病買藥、或打醬油打醋的事情,嬸都會發給我一輛所謂的摩托車。我會樂此不疲的連比帶劃的發動摩托車、嘴里“突突突”給車加油、一溜煙的小跑,袍笏登場。

  但也有心里惦記著“打醋、打醋”和嘴里“突突突”的聲音陰差陽錯的顢邗。等回到家、扎好車后發現錯打成醬油,最后落個小屁股挨打的囧聞趣事也時有發生;小小的年齡也有糾結。我最憚煩的是別人有心無意的問嬸:恁兒子幾歲了?我都會搶在嬸前面,伸出我的小手晃晃作回答,顧忌嬸的否定和別人的忖度覬覦,疏遠了我和嬸的鐵桿關系。我更喜歡跟嬸一起到鄉下的姥姥家去瘋玩。

  姥姥家的天,風輕云淡、秋高氣爽。澈玉一樣的藍。鉆入沒mo人高的青紗帳里和啁啾的小鳥捉迷藏;跳進長滿蓮花的小河里抓魚捕蝦;藏在一爿一爿的菽栗茱萸深處逮螞蚱,捉蜻蜓……至今想起那都還是般比童話故事一樣的雋逸,難忘。

  三叔是建筑公司的技術工程師,平時少不了加班或出差在外。嬸用羸弱的肩膀,挑起了家里家外的冗繁苛重。既要帶我還要照顧奶奶。一年四季總看見嬸胼手祗足,不知疲倦的身影。奶奶喜歡干凈,雖是柴扉人家、嬸拾掇的一塵不染、窗明幾凈。天涼或者不順心的時候,奶奶的哮喘病會招之即來。無論冬夏酷暑、還是披星戴月、都是嬸匆匆借來鄰居的架子車,捎上我拉著奶奶去看病。

  暑雨祁寒,家家戶戶都會接一些紡麻線、砸石子、貼洋火(火柴)盒的活,掙點錢補貼家用。在用電并非家家都有、空調不知何物、電風扇也只是傳說的年代,三伏天的夜晚溽暑難耐,胡同里、街燈下,人不分男女老幼、街不論東西南北,到處都是席地而坐的納涼者。影影綽綽街燈下,聚滿了一臺臺紡麻線的紡車,看到紡車后面汗流浹背的嬸,我會用還攥不緊扇把的小手,立楞著腳夠著給嬸祛汗攆蚊。困了,我就緊挨著嬸的紡車拉個席片躺下、直到伴著紡車吱紐、吱紐的聲音進入夢鄉……

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,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,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,請郵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,歡迎監督。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| 版權投訴 | 聯系我們 | 公益活動 | 網站導航
Copyright @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空间宝藏电子